陶渊明具有争议的曾祖父,凭借一己之力保住了全家的富贵
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侃大山

提起陶渊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这位浪漫的田园诗人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,甘享清贫。可是陶渊明毕竟有资格享受“五斗米”,这全赖他曾祖的功绩。与陶渊明相比,他的曾祖陶侃可是根正苗红的寒门之家。

一、寒门之家

陶侃的父亲曾经做过扬武将军,职位虽然不高,也属于官宦之家了。只可惜,这个官职是东吴的。西晋灭吴后,所有东吴的官员尤其是武将一夜之间失去了工作,陶家迅速堕入了贫困。

他家有多穷呢?史书记载,有一次鄱阳郡的孝廉范逵去陶家做客,家里实在拿不出招待客人的东西,陶侃的母亲只能将自己的长发卖给别人做假发,才换来一顿酒菜。

后来陶侃被推举为孝廉,有资格到京城做官了。可是由于没有背景,被人嗤之以鼻,官位迟迟落实不了。正好伏波将军孙秀是孙吴宗室,在晋朝同样属于不被人待见一列,于是可怜人同病相怜,陶侃成为了孙秀的舍人。

就这样兜兜转转,陶侃一直都在七八品的官阶上下徘徊,看似一生永无变数,偏偏此时赶上了西晋末年的天下大乱。

二、与荆州的不解之缘

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让一些中原地区的人被迫南渡长江,到相对比较富庶稳定的荆州就食。流民一多,原本平静的地方开始了动荡。

公元303年,张昌聚众在江夏造反,引来当地的流民纷纷投奔,顷刻间便聚众三万。张昌势力的发展引起朝廷的不安,因此任命刘弘为荆州刺史率军前去镇压。

刘弘任命陶侃为校尉长史,率先锋开赴襄阳讨伐张昌。陶侃与后者几次大战,前后斩杀数万人,除张昌逃窜以外,部众全部投降。

刘弘很欣赏陶侃,对其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给羊祜(晋朝名将)当参军,他夸我说日后可以到达他的水平。我没想到看见你就看见了当初的我。”此时的陶侃已经45岁了。

眼看步入中年的陶侃马上就要开启事业新篇章了,偏偏刘弘过世。继任者王敦就是日后造反攻进建康的那位奸臣,他认为陶侃过于正直不好驾驭,于是在工作中不断使绊子。陶侃一直从容面对,默默等待希望来临。

公元313年,杜弢率领荆、湘两州的流民造反,将刚刚调任为荆州刺史的周顗围困在浔水。已经当上武昌太守陶侃派部将前去救援,杜弢退守泠口。

陶侃判断自己主动惹了他们肯定要招至报复,于是率兵在武昌周围埋伏下来。杜弢果然带兵前来偷袭武昌,被伏军杀得大败,官军缴获大批辎重。捷报报到了老领导王敦那里。此时的王敦已经率兵杀入京城,通过谈判成为了东晋的镇东大将军,拥有宰相一样的开府权。

站在国家统治者的角度,王敦也不禁感叹:要不是老陶荆州就丢了,周顗就是个书呆子,治理地方还是得靠陶侃这样的人。王敦下令拜陶侃为新任荆州刺史。

不过感叹归感叹,任命归任命。王敦知道陶侃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与自己这种造反将军站在一起的。按照流程,新任刺史需要到上级处述职,没想到一进王敦的官府就被软禁了。很快,处罚结果下达:荆州刺史的任命作废,陶侃被调到广州为刺史。

作为现在经济最为繁华省级单位的省会,广州在晋朝时期还属于蛮荒之地,一般都是遭到贬谪的人才会去上任。面对王敦的故意刁难,陶侃欣然接受,高高兴兴地赴职去了。

三、最终崛起

广州这个地方胜在事少,作为能臣干吏的陶侃三下五除二就将行政事务打理地井井有条。空闲之余,陶侃喜欢每天早上将一百块砖头搬到书房外边,傍晚再搬回去,每天如此从不间断。

别人看着很奇怪,问为何要如此折腾呢?

陶侃回答:我的志向是收复中原大地,如果悠闲安逸的生活过惯了,就怕一旦遇到大事我没有精力啊。

上天断不会辜负有心之人,一直备战的陶侃迎来了与荆州的第三次交集。公元325年,王敦之乱平定后,晋明帝将陶侃从广州召回,重新任命为荆州刺史,这是陶侃第一次以官方身份真正主政荆州。

陶侃治理地方很有一手,他重视社会秩序的稳定和农业生产的发展。王敦之乱让当时天下中枢地带的荆州闹起了灾荒,大批百姓饿死。陶侃并没有使用什么高奇的招数,只不过是在丰收的时候用官价买米,在灾荒的时候将粮食用低价卖出去。这看似普通的手法迅速稳定了荆州地面。

在他的治理下,荆州数千里的疆域,真正做到了路不拾遗。

除此之外,荆州的部分地区还被北方政权占据。陶侃派其子陶斌等人伐樊城,派侄儿陶臻等攻下新野、收复了襄阳。襄阳为荆州北大门,守住这里就阻止了北方政权顺江而下攻击建康的可能,又成为东晋进攻北方的桥头堡。

这次军事进攻让陶侃的人生达到了顶峰,晋明帝拜其为大将军,赐予赞拜不名、剑履上殿的殊荣。讽刺的是这是王敦不惜造反而要得到的荣誉,却被陶侃坚决上书辞让了。

四、与陶渊明

陶侃鞠躬尽瘁,最终死在了任上。其一生的功绩被朝廷肯定,风骨与节操被很多大臣叹服不已。后来东晋被刘宋所灭,宋朝的开国皇帝刘裕为了权力能够顺利交接,特意保留了王导、谢安等几大士族家族的特权,这样是为了能够得到当时江东大族的支持。

很明显,陶侃的家族只属于地方家族而已,按照刘裕的标准根本不算优待范围之内。但由于新任皇帝特别钦佩陶侃的品德,因此特许陶家同样享受特权。

这样的特权包括子弟可以优先做官,这也就是陶渊明对官职为何弃之如敝履的原因,因为当官太容易了。根据可靠的历史记载,陶侃的女儿是陶渊明的外祖母,因此陶侃与陶渊明虽然同姓“陶”,但不是一家。

可由于一则陶渊明四处说自己的曾祖是陶侃,打着“陶”家的招牌四处攀关系;二则古代表哥娶表妹也不是什么明令禁止的事。因此后世普遍认为陶渊明的曾祖是陶侃,可惜没有可靠的家谱史料支撑,因此陶侃“攀亲”陶渊明这件事史学家认为还是具有争议的。

参考资料:《晋书》《一次阅读知晋朝》《晋朝那些事儿》《乱世晋朝》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